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发布 武汉居全国第一

2019-06-12 16:39 来源:未知

2019年《中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外资吸引力研究报告》

独立学者吕伟华

一、开展外资吸引力评价研究的背景

近年来,中国持续优化投资环境,不断出台推动外资进一步发展的政策和措施,中国实际利用外资额连续多年在全球位居前列。2018年全球跨国投资持续低迷,各国吸引外资竞争日益加剧,尽管如此,中国利用外资规模依然不断扩大,达到1350亿美元,居全球第二。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清醒的认识到,一些政策寻求型与资源寻求型的外资企业迫于成本上升压力,相继转移到了越南、柬埔寨等一些东南亚国家。还有一些外资企业受本国政策的影响,对外投资开始收缩,资本开始回流。中国地级及以上城市是中国吸引外资的主战场,全面认真研究外资在这些城市的流向,外资的布局,外商投资遇到的新问题等等,对于这些城市更好的利用外资,推动我国持续高质量的利用外资是一项重要的课题。

二、开展外资吸引力评价研究目的

(1)及时掌握外资在中国城市的投资流向与区域布局,为外商投资提供方向标。

(2)为城市提升外资吸引力提供参考和借鉴。

(3)为中国可持续高质量利用外资提供决策支持。

(4)深入研究外资遇到的新问题、新挑战,探索城市利用外资新路径,更好地发挥外资在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中的积极作用。

三、评价对象、评价标准、数据来源

1、评价对象

根据民政部2018年全国行政区划调整统计后的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全国共有4个直辖市和333个地级行政区参与评价,其中地级市293个,地区7个,自治州30个,盟3个。副省级市虽然行政级别高于普通地级市,但在全国行政区划统计中仍归属于地级市。考虑到4个直辖市属于省级行政区,因此为了更好的对地级行政区进行对比,最终评出了“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及以上城市百强”、“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两个榜单。

2、评价标准

考虑到统计资料完整性与可比性,2019年《中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外资吸引力评价》以2018年度地级及以上城市实际利用外资额作为评价唯一指标。排名客观真实体现了目前外资在中国地级及以上城市的投资流向。

3、评价数据来源

数据来源于2019年各市政府工作报告、2018年各市统计公报以及其它公开数据。

四、评价结果

1、“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及以上城市百强”前10强

“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及以上城市百强”10强是:

北京市、上海市、武汉市、重庆市、青岛市、深圳市、成都市、杭州市、广州市、西安市。

 

Snip20190612_1.png

 

 

 

北京市2018年实际利用外资173.1亿美元,居全国第一,其实际利用外资额占全国当年实际利用外资额(1350亿美元)的12.82%。

 

Snip20190612_2.png

 

 

 

“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及以上城市百强”前10强2018年实际利用外资总额达到998.18亿美元,接近1000亿美元。平均实际利用外资99.82亿美元。

武汉市成为唯一一个超过平均值并跻身全国前3强,同时与三个省级行政区并驾齐驱成为全国仅有的四个利用外资超百亿美元的城市。武汉市在全国所有地级行政区、所有副省级城市和省会城市中均排名第一。

前10强均为副省级及以上城市。广东省独占2席。

按区域划分,东部占6席,中部占1席,西部占3席。

2、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及以上城市百强

 

 

 

 

 

Snip20190612_7.png
Snip20190612_8.png
Snip20190612_9.png
Snip20190612_10.png

“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及以上城市百强”第一名是北京市,最后一名是湖南娄底市。第一名北京市2018年实际利用外资额是最后一名娄底市的30多倍。

“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及以上城市百强城市”2018年实际利用外资总额达到2444.68亿美元,远远超过全国当年实际利用外资总额。造成数据偏差的原因一个是统计口径,一个是汇率差别。

“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及以上城市百强城市”2018年平均实际利用外资23.73亿美元,超过平均值的有30个城市。

3“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10

 

Snip20190612_11.png

 

 

“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前10强分别是:湖北武汉市、山东青岛市、广东深圳市、四川成都市、浙江杭州市、广东广州市、陕西西安市、湖南长沙市、江苏苏州市、浙江宁波市。

“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前10强2018年实际利用外资总额695.55亿美元,占当年全国实际利用外资额的51.52%。

“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前10强2018年平均实际利用外资额69.55亿美元,超过平均值的有4个城市。

“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前10强分布:

按区域分:东部占6席,中部占2席,西部占2席。

按省份分:湖北1个,山东1个,广东2个,四川1个,浙江2个,陕西1个,江苏1个,湖南1个。

前10强除了长沙市和苏州市之外,均为副省级城市。

4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

Snip20190612_12.png
Snip20190612_13.png
Snip20190612_14.png
Snip20190612_15.png
Snip20190612_16.png
Snip20190612_17.png

 

湖北武汉市位居“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第一名,最后一名是贵州遵义市。武汉市实际利用外资额是遵义市的20倍左右。即便是最后一名的遵义市其实际利用外资额也达到了4.96亿美元,超过了宁夏(2.14亿美元)、新疆(2.05亿美元)、西藏(0.6亿美元)、甘肃(0.5亿美元)、青海(0.05亿美元)等5个省级行政区。

“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东部地区第一名是山东青岛市,中部第一名是湖北武汉市,西部第一名是四川成都市,东北地区第一名是黑龙江哈尔滨市。

“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2018年实际利用外资总额达到1973.21亿美元,超过全国当年实际利用外资总额。造成数据偏差的原因一个是统计口径,一个是汇率差别。

“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2018年平均实际利用外资18.97亿美元,超过平均值的有31个城市。

“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由于出现4组并列(排名78位的北海市和开封市,排名85位的泉州市和防城港市,排名89位的连云港和焦作市,排名98位的安阳市和中山市),实际进入百强的共有104个城市。

“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城市共来自19个省份。除去四大直辖市和港澳台。其中,山西、吉林、海南、西藏、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8个省级行政区无一城市入选,这其中包括副省级城市长春市以及呼和浩特市、太原市、银川市、乌鲁木齐市、拉萨市、兰州市、银川市等7个省会城市。

“2019年全国最具外资吸引力地级行政区百强”具体区域分布是:河南14个,江苏10个,广东9个,湖南9个,安徽9个,山东8个,河北8个,广西7个,浙江7个,江西6个,福建4个,黑龙江3个,辽宁2个,贵州2个,湖北2个,陕西1个,四川1个,内蒙古1个,云南1个。

Snip20190612_18.png

 

河南省进入百强城市最多,达到了14个。陕西,四川,内蒙古,云南都只有1个城市进入百强。按照区域来分,东部占46席,中部占40席,西部占13席,东北占5席。

从中可以看出,中部城市对外资的吸引力越来越大。除去山西省之外,其它5个中部省份的省会城市排名都在全国前20强。湖北—武汉市(全国第1位),湖南—长沙市(全国第8位),河南—郑州市(全国第11位),江西—南昌市(全国第15位),安徽—合肥市(全国第16位),

19个省级行政区省内实际利用外资排第一名的城市分别是:

河南—郑州市(全国第11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23.52%)

江苏—苏州市(全国第9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17.66%)

广东—深圳市(全国第3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37.99%)

湖南—长沙市(全国第8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35.7%)

安徽—合肥市(全国第16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19%)

山东—青岛市(全国第2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70.13%)

河北—唐山市(全国第33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17.52%)

广西—南宁市(全国第41位,占全自治区利用外资比重 22.99%)

浙江—杭州市(全国第5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36.64%)

江西—南昌市(全国第15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27.75%)

福建—厦门市(全国第30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42.69%)

黑龙江—哈尔滨市(全国第14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61.37%)

辽宁—大连市(全国第20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54.65%)

贵州—贵阳市(全国第34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35.42%)

湖北—武汉市(全国第1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91.5%)

陕西—西安市(全国第7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93.57%)

四川—成都市(全国第4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66.18%)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全国第27位,占全自治区利用外资比重 70%)

云南—昆明市(全国第70位,占全省利用外资比重 80.49%)。

西安市和武汉市实际利用外资额均超过本省实际利用外资额的90%以上,超过本省实际利用外资额60%以上的还有青岛市、哈尔滨市、成都市、鄂尔多斯市和昆明市。

五、中国城市利用外资存在的主要问题

1、统计标准不统一,数据透明度低,发布时效性差。

在实际的数据采集中,由于各城市采用的统计口径不一致,换算标准不统一,导致全国总数据与省市汇总数据,地方汇总数据与省内统计数据之间存在较大差异。比如广西自治区投资促进委员会公布的2018年度全口径实际利用外资数据为59.54亿美元,而广西自治区商务厅发布的2018年度实际利用外资数据却只有5亿美元左右,差距相当悬殊。另外有相当一部分城市未在统计公报公布外资数据,或者一些城市根本不公开数据,又或者发布数据的时间较晚。

2、各区域间、城市间利用外资差距巨大,分布不均衡

从全国省区市来看,东、中、西及东北地区利用外资差距明显,区域分布不平衡。2018年实际利用外资额超过百亿美元的省区市共有13个,其中东部占6个,中部占5个,西部占2个,东北地区没有。前3强是江苏省、广东省和浙江省,均为东部省份。宁夏、新疆、西藏、甘肃、青海等西部省级行政区实际利用外资更是不足3亿美元,这几个省份实际利用外资总额相加也就仅相当于第一名江苏省(255.9亿美元)的五十分之一。

从入选百强的前10强来看,其中东部占6席,中部占2席,西部占2席。东北依然没有城市入选。从百强的全部名单来看,东部占46席,中部占40席,西部占13席,东北占5席。

百强第一名的湖北武汉市实际利用外资额相当于百强后20个城市的总额。

3、传统的重规模、轻质量的引资观念仍未改变

除了四大直辖市、副省级城市和部分省会城市依靠自身的优势吸引了一批相对高质量的外资企业之外,绝大多数地级城市吸引的外资企业技术溢出效应较低,对当地企业带动作用不明显。

更有部分城市为了完成考核任务,不顾自身实际,盲目引进外资,结果不仅没有实现双赢,而且某种程度上对当地经济发展带来而负面影响。

4、过于注重技术引进,轻消化吸收再创新

很多地方政府一味的认为先进的就是好的,不顾自身条件,盲目的引进先进技术,但由于地方政府在研发方面的投入较低,导致地方政府的研究水平和研发平台非常滞后,结果自然是根本没有能力消化新技术,新产品也就无从谈起。据统计,引进同等的技术设备,我国用于消化吸收再创新的支出不到日本、韩国的1%。

5、专业性技术人才匮乏

一些技术较为先进的外资企业对当地高技术人才的需求较大,但大多数地级市在专业技能型人才培养方面做的远远不够,有的地方政府即便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和激励措施引进海内外“高层次”人才,但大多人才都没有用武之地。在我国,技能劳动者占比20%左右,总量严重不足。高技能人才的数量更是不到1/20。技能劳动者的求人倍率一直在1.5:1以上,高级技工的求人倍率更是达到2:1以上。

6、吸引外资缺乏战略规划

许多地方政府仅仅是为了完成上级主管部门下发的引进外资的任务。没有一个战略性的引进外资的规划和具体的实施方案。引进外资不是一蹴而就,想怎么引就怎么进,必须结合城市的中长期战略规划,结合产业发展定位,结合自身的比较优势,有目的地的、循序渐进的、合理的引进外资。

六、对策建议

1、构建跨部门的外资综合统计平台

各个涉及外资统计的部门应该尽快联合构建统一的外资综合统计分析平台,建立一套动态的外资监测预警指标体系,共享外资统计信息,维护统计数据的权威性、严肃性和准确性,防止数据虚报,同时及时对外发布,为相关学术研究、政府决策提供依据。在本次数据采集分析中,湖南省所有地级城市实际利用外资汇总数据与全省公布的数据完全吻合。湖南省具体的做法和经验应该认真总结并在全国进行推广。

2、探索适合自身的引进外资的新模式

我以前曾经提出过引进外资的一个新模式,也是一个引进外资的参照,那就是:(STTS)模式,具体就是指:战略定位(Strategic positioning )+技术溢出(Technology spillover)+人才优势(Talent advantage)+服务优势(Service advantage)。

战略定位:利用外资首先要有战略定位,要认清自己的位置,包括自身在国际区域合作中的定位、国内区域发展中的定位等等。定位准确才不至于盲目引资。

技术溢出效应:引进的外资企业必须本身技术先进,相比投资区域具有技术优势,这是技术转移和溢出的必要条件。某种程度上,引进好的外资企业目的就是更好的辐射和带动本地企业技术进步,管理提升,从而增强本地区经济发展的综合优势。

人才优势:各城市必须准确掌握自身人才优势,尤其是中高端专业技术人才的储备。必须明确当地是否具备消化吸收外资先进技术的能力,是否具备自主创新的能力。

服务优势:包括企业服务和政府服务。企业服务包括合作企业和配套企业。合作企业主要指产业间的关联效应,配套企业主要是产业内的竞争效应和示范效应。政府服务就是要求政府要创造有利于外资发展的各种软硬环境,包括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和谐安定的社会环境、优美舒适的自然环境等以及相应的基础配套设施。政府要加快提升行政审批效率、提高投资便利化程度,加快专业技术人才培育和企业转型升级,为内外资企业创造良好外部经营环境。

当然,这只是一个相对的标准,由于中国幅员辽阔,各城市特点各异,发展阶段不同,地方政府要不断创新引进外资的新模式,要加强城市间、区域间的合作。目前外商投资的方式已经发生了变化,原来的技术输出、资本输出的模式已经不能完全适应外资企业和地方发展的需要,原来外资企业一家独大的局面也已经不复存在。当前外资企业已经非常注重与当地优秀企业的合作,实现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合作共赢。

引进外资是一项长期复杂的工作,要有科学的政绩观。东部地区城市引进外资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首要的工作是做好存量,留住好的外资企业,然后想办法扩大增量。中部地区异军突起,已经成为外商投资的新风向标,此时应该更加理性,认真做好中长期的引资规划,为以后长期良性发展奠定基础。西部及东北地区在承接产业转移的过程中要坚守底线原则,避免落后产能,污染企业的转移。

作者简介:吕伟华,独立学者,长期致力于外资研究。主持编写了《中国城市外资吸引力研究报告》中英文,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

(中国湖北网编辑:gaoxiang)

版权声明: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请联系我们,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

关键字阅读